四、目力亦相拼

首页    刘凯生小说    江南十七侠    四、目力亦相拼

      看到虎啸雷辛辣毒,两人的心都是一沉。纵然梅鹤风再冷静,到了这个时候也不由得神色骇然,心里默默说道:“这一次可真的要命赴黄泉,一念之间,便要两世为人了!”想到此刻,不由得转过头去,多看了一眼那口楠木棺材,此刻那口棺材在艳阳的映射下,甚是酸心刺目。
      这时程志远、贺东风、杜振国、柴元庆四个人从他们的身前左右围上来,四种不同兵刃对准了他们的四大要穴。辛辣毒手捋着胡须,一步步地逼近前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一眨不眨地从华香玉的身上扫来扫去,发出一阵阵莫名其妙的怪笑,笑声中满含荡意。华香玉见此情景,不由得惊恐万状,语音颤抖地说:“辛辣毒,你要干什么?”辛辣毒闻言止步,面色倏然一变,阴恻恻地道:“想不到华老头还有这绝色丽容的女儿,你不必害怕,你听我说,只要你说出你爹的那张藏宝图的下落,我自然放你们走!否则,后果你们自己可以想象得出,我辛辣毒可是酒、色、杀、赌、贪五毒俱全啊!哈哈哈!”闻听此言,梅鹤风气得咬牙切齿,想要出手,无奈刚才胸口旧伤被辛辣毒的掌力所震裂,痛彻肺腑,兀自不也乱动,只是气得浑身颤抖,说不出话来。只听华香玉温言求道:“辛前辈,我实在不知道藏宝图的下落,请您高抬贵手,放我们走吧!”语音颤抖,显是惊惶之极。可是辛辣毒根本不为所动,又向前踱了几步,来到华香玉的面前,俯身去摸华香玉的脸颊。华香玉急忙出手去挡,却被辛辣毒骈指点了几大要穴,兀自动弹不得,她眼看着辛辣毒的这只手落在自己的香颊上,又滑落到胸口,急得泪如雨下。
      忽然,辛辣毒的这只手似乎一颤,却没有落下去。程志远、贺东风但见大哥面色一凛,顿知有人暗算,注目看时,果然有五支飞镖赫然刺在辛辣毒的五大要穴,辛辣毒何等功夫,陡身震落暗器,一跃而起。这一来绝处逢生,华香玉惊喜之极。忽听一声清脆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:“西域五虎帮胆大妄为,你们眼里还有千里独行索飞红了吗?”梅鹤风、华香玉闻听陡的一震,不约而同地呼道:“索大侠!”
      话到,人到。场中数人俱都是当时天下武林中一流高手,临敌应变的经验是何等丰富,可是竟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是如何来到他们面前的。当这个黄衫青年飘落的时候,竟似神仙般地从天而降。他一动也没有动,硕大的斗笠低压在前额,遮掩了他的面目。没有人可以看到他的脸上是什么表情,是凶恶?还是善良?但这些已不必知道,只要是“千里独行索飞红”这七个字,再加上他飘渺的轻功和诡异的伟传说,就已足够,就足以震摄一切。
      “千里独行索飞红”侠名远播,他年纪虽轻,但他的武功已臻高境,他没有父母,没有家,更没有帮会势力所依靠。他孤单一人,甚至连朋友都没有,更没有可以与他朝夕相伴的女孩。他唯一所拥有的,就是他腰中所缠绕的那条金光闪闪的九节鞭,除此之外,就是他的侠义之心。但只要有这两样,就已足够。他没有求过人,但却常被人所求,无论是谁,无论有什么困难,只要求到他,他都会不惜全力地为你解决。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所以他出道才三年,就已声名鹊起、如日中天了。
      但他却很少在江湖露面。所以尽管人们都知道他,却很少有人能见到他。因为他除了杀人,从不轻易露面,所以就算有人见到了,也没有机会向别人讲述见到他的情景。
因为见到他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。至少到现在还没有。
      所以当辛辣毒他们见到索飞红的时候,就象是垂危的病人见到了阎王,所能活下去的希望只有百万分之一,甚至这百万分之一也没有。他没有说很多话,所言也不过十几个字,“西域五虎帮胆大妄为,你们眼里还有千里独行索飞红了吗?”这只不过是很普通的一句话,无论谁都能说出来,辛辣毒他们都不会放在心上,甚至会激发起他们的怒火,但这句话若从索飞红口里说出来,那就大不相同了。这句话虽然很简单、很平常,但从索飞红口里说出,就等于法官在法庭宣布死刑犯的最后判决。
      但是场中七个高手,尽管表情不同,但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。因为他们谁都知道,在这个时候,只要动一下,就只有死。索飞红出手如电,绝不会给任何一个人可乘之机。
      有风吹过,树叶轻飘飘地旋落。场中很肃静,但气氛却异常紧张。突然索飞红冷冷地道:“你们走!”他面对着华香玉和梅鹤风,显然这话是对他们两人说的。可是当华香玉和梅鹤风起身刚要离开的时候,索飞红却道:“你们错了,我让走的不是你们,而是他们!”这一惊异的变化突起转折,在场每一个人都未料到,他居然会放五虎帮走,这究竟是为什么?梅鹤风忍不住问道:“索大侠,你为什么要放走他们?难道你不是为他们而来的?”索飞红只说了两个字:“不是”。梅鹤风更加疑惑不解:“既然不是,又为什么要救我们?”
      又一阵风吹过,树叶飞舞,五虎帮的人已走远,只剩下那口楠木棺材还静静地躺在那。索飞红转过身去,道:“为了武扬威,和那张藏宝图!”
      话不多,但每个字都象是一把刀,刺在华香玉的心上。她唯一可以寄望的索大侠,竟也是为了要夺取这张藏宝图!难道这张藏宝图,竟关联着价值连城的珠宝。久扬誉名的索飞红,竟也是这种贪图利欲的小人,使她无比难过,贪财之心,人人皆有,她还会去信任谁呢?想到这,不由怒道:“索飞红,你别作梦了,这办不到!”
      索飞红笑了,说道:“我要做的事,还没有一样办不到!”
      忽然他转回头,说道:“绝没有!”他还在笑,可华香玉却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杀气逼来,她虽然看不见他的脸,看不见他的表情,可她却足可以想象得到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,那是一种杀人的表情,可杀人的表情是什么样,她也说不出。
      可她又错了,索飞红并没有动手,因为他已不必动手。华香玉和身负重伤的梅鹤风,已用不到他出手,他想怎么样,她们只有惟命是从。但索飞红并没有问武扬威的下落和藏宝图在哪里,因为他明白,就是要他们的命,他们也不会说出来。明知做不到的事,他从不硬做。他每做一件事,都用的是很特别的法子,而且都很有效。
他越不问,华香玉越疑惑,她虽然不知他会用什么法子,但却忽然感到他这个人很可怕,她看着他,脸上忽然冻结,眼里充满恐惧。

 

      作者:刘凯生

2019年4月4日 21:00
浏览量:0
收藏